樹人論文網一個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期刊雜志論文投稿,核心期刊論文發表網站?。?!
樹人論文網_職稱論文發表_期刊雜志論文投稿_論文發表期刊_核心期刊論文發表
400-6800558

國內知名單車品牌英譯過程的跨空間映射分析

來源: 樹人論文網 發表時間:2019-11-15 編輯:李編輯
摘要: 摘 要:以概念整合理論為視點,分析國內知名單車品牌漢英翻譯中的跨空間映射認知,據此提出單車品牌英譯策略。研究發現:第一,品牌英譯過程存在著涉及多重空間認知運作的概念
職稱論文發表

  摘 要:以概念整合理論為視點,分析國內知名單車品牌漢英翻譯中的跨空間映射認知,據此提出單車品牌英譯策略。研究發現:第一,品牌英譯過程存在著涉及多重空間認知運作的概念整合,通過跨空間映射得以完成;第二,國內知名單車品牌英譯過程的跨空間映射方式有三類,分別是諧音映射、意象映射和符號映射;第三,單車品牌英譯的實際操作可遵循跨空間映射原理,采取音譯、直譯和符號化翻譯等策略。

  關鍵詞:單車品牌;英譯;跨空間映射;概念整合

中國科技翻譯

  《中國科技翻譯》創辦于1988年8月,是由圖書出版情報委主管,中國科學院科技翻譯工作者協會主辦翻譯類專業學術期刊。

  映射是運用數學中的映射原理來分析人腦聯想和推理過程(Fauconnier,1994、1997;Fauconnier & Turner,1994、2002)。本文所使用的跨空間映射,是指翻譯思維中涉及多重心理空間意義構建的特殊認知運作。

  隨著經濟全球化的深入和中國市場的進一步對外開放,品牌翻譯研究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如郭倩、王超(2013)從功能對等角度,探討了品牌翻譯過程的再創造;徐伊宇(2005)從認知語境分析漢語品牌的英譯;丁曉潔(2015)在等效理論視域下,探討化妝品牌的翻譯方法;王蕾、應思藝、顧慶良、楊以雄(2017)基于多模態隱喻整合模型,對品牌名稱進行認知研究;王琳(2013)基于順應論視角,對食品品牌翻譯進行探討;胡偉華、李穎(2016)從“異化”“歸化”視域出發,對中國市場奢侈品品牌翻譯進行探析;張曉蕓(2004)從目的論角度分析化妝品品牌翻譯等。研究文獻表明,目前大多數研究都是在探討品牌翻譯策略,很少追問涉及影響策略選擇的認知過程和認知機理,因而造成翻譯策略重復性多、應用價值卻有限的現狀,這一現狀不利于中國品牌的海外推廣。我們發現,影響品牌翻譯策略的認知動因是在于翻譯過程存在獨特的跨空間映射認知,本文以Fauconnier & Turner(2002)提出的概念整合理論為視點,以國內知名單車品牌為語料,從認知角度重新審視品牌翻譯的過程,以更好實現品牌翻譯的交際效果。   一、跨空間映射理論

  認知語言學認為,在語言交流過程中,存在著將一個認知領域內的某一結構投射到另一領域中相應位置的情況(Lakoff & Johnson,1980),話語的意義構建可以看作是激活兩個或多個空間,并對其進行合成以產生新空間和形成新概念的過程(Fauconnier,1994)。映射(Mapping)原本是一個數學概念,認知語言學借此概念喻指人類獨有的、對不同認知域之間意義的產生、轉移和處理的認知能力(王斌,2001)。意義構建就是一個心理空間中的概念和另一個或多個心理空間中的概念產生映射關系(Cross-space mappings),產生新的心理空間,形成新的概念,即來自多個輸入空間的概念整合(諶莉文,2007)。

  概念整合一般涉及四個心理空間,心理空間是包含各種元素的部分集合(Partial Assemblies),由框定和認知模式構成,不同空間相互連接并隨著思維和語篇的展開而進行修改。心理空間可以用來模擬思維和語言中的動態映射(Fauconnier & Turner,1994)。在概念整合過程中,存在兩個輸入空間(Input Space)、一個包含兩個輸入空間的抽象結構的類屬空間(Generic Space),兩個輸入空間將各自的元素部分投射到合成空間(Blending Space),并在此產生新的意義和自發的結構(Emergent structure)。輸入空間之間的概念投射是互動的映射過程,概念整合取決于語言使用者從一個或多個心理空間有選擇地獲取信息,并以此為基礎進行推理,根據信息的輸入而轉變心理空間(諶莉文,2016)。通過映射,原本孤立的元素到了輸入空間之后,因概念整合而產生了相互聯系的可能??臻g映射論說可以幫助譯者更好地傳達出品牌的形式和內容,以及其中所包含的內涵和價值,為品牌翻譯提供指導作用。對單車品牌翻譯過程進行映射分析,有助于洞悉人腦的思考和推理過程,對翻譯處理可以有更深刻地了解。

  二、單車品牌英譯的跨空間映射方式

  目前,各種品牌層出不窮,由于特定的文化語境和社會環境的影響,各國的品牌內涵有很大區別,它們的意義和核心價值也各有不同?,F今出現的各式單車品牌,就是為了符合當下的潮流和趨勢,以獲得消費者的青睞。因此,品牌翻譯具有較大的實際需求,深入探究影響翻譯策略背后的認知機理有助于提高翻譯質量,改善交際效果??缈臻g映射論為不同文化和語言的品牌翻譯提供了理論基礎,我們首先對品牌翻譯的跨空間映射過程進行直觀描述,具體如圖1所示:

  圖1表明,在品牌翻譯的過程中,首先需要理解品牌字面含義和特征,如語音、形象及其內涵、價值(意象),以此作為輸入空間的概念要素;再結合類屬空間中存在的中英文互通的文化和價值,達到兩個輸入空間的相互呼應;最終在合成空間產出譯名。對國內單車品牌翻譯跨空間映射的認知,有助于揭示譯者認知運作是如何影響和指導品牌翻譯的。

  (一)諧音映射

  諧音映射,就是在翻譯的過程中,將源語品牌中的發音,以映射的方式保留在譯語中,最終呈現為譯語品牌名。因此,源語品牌名和目標語品牌名表現出相同或相似的發音。鮑文(2016)曾就商標諧音創義,提出翻譯的實現方法與實施理據。在品牌翻譯過程中,主要包括兩個步驟:分解和重組。

  下面即以對國內共享單車品牌中的哈羅為例,從品牌的字面和內涵兩個角度進行分析。根據空間映射論說,認知者首先要提取漢語源語空間中哈羅這一概念。哈羅帶給大家的是輕松活躍的認知,因為“哈”在中文的交流語境當中,讓人會立刻聯想到漢語中的“哈哈”笑聲。這一認知隨后便映射到輸入空間即感知空間內,譯者對該品牌有了恰當的定位,在品牌目標語的翻譯中,就會傳達出漢語帶給人的那種爽朗輕松的心理感受。經過譯者在映射空間對該一品牌認知上的再度分析,提取出該品牌的內涵和核心價值。同時,為了使該品牌在目標語消費者和源語消費者中產生相同的品牌效果,需要進行目標語重構。在重構過程中,通過和英語國家中消費者所處的特定社會環境和價值觀相聯系,產生一定的概念互動(空間映射)。“哈羅”經過翻譯重構,目標語輸出“hello”,而“hello”作為英語國家當中普遍的一種問候方式,自然而然就產生了親切友好的效果,成功映射出了源語品牌的內涵和價值。此外,“哈羅”中的首字母音“H”,也體現出了諧音翻譯。

今日安徽快三走势图 广西快3综合走势图经彩网 秒速赛车平台开户 幸运28开奖网址 网上赚钱的论坛 新城控股股票 黑龙江36选7走试图 香港特选六肖六码 一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赌博连赢一个月 2019年生肖码表